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史蒂夫·霍夫曼:风投看好的七大未来科技发布日期:2021-10-21 06:06:24     

来源:环球体育网页版

  “无科创,无未来”!在11月9日晚的“瞰见”论坛上,创始人空间(Founders Space)董事长兼CEO,硅谷 “霍夫船长”史蒂夫·霍夫曼(Steven Hoffman)与复旦管院的同学和校友们进行了一场“硅谷云对话”。

  创始人空间是世界领先的创业孵化器和加速器之一,作为“创业导师”的霍夫船长著有《让大象飞》和《穿越寒冬》等,从实战角度为中国创业者提供新的思维视角与策略参考。

  他在本次论坛主题为“时代巨变下的领导力与根本性创新”的演讲中,不仅分析了硅谷的投资环境,还列举了投资新兴公司的风险投资家们关注的“即将到来的、产生巨大影响的科技”及发展趋势。

  今天,我想和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同学们谈一谈硅谷的投资环境。像我一样的投资新兴公司的风险投资家们在寻找些什么?当下的趋势是什么?它们会如何影响你?

  在硅谷,我们痴迷于各种平台。我们不愿意仅投资产品,产品可能很好,也可能会成功,但平台才是在产业里占主导地位的,看看脸书、谷歌、微软,只要你能说得出来的大公司,它们都是平台。

  我们所说的“平台”是指建立生态系统。在这样的生态系统里,你把合作人带入,把客户也带入,你带入生态系统的人越多,网络效应就越强,也就意味着你能为所有的参与者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新的科技能带来新的机遇,它能够打开新的大门,但是能创造出真正价值的是平台。所以,如果你想着的是产品,希望你能够想想怎样让思路更开阔,如何拓展,如何能将这个产品变成一个平台。这就意味着要将第三方纳入自己的生态系统,通过这种方式,为他们创造价值,创造机会。所以,许多的平台都是所谓的“双面市场”。在这里,你把顾客和卖家连接在一起。像亚马逊、阿里巴巴,任何一个这样的平台,他们都是将买家和卖家聚在一起,是一个平台的完美的模型。同样的,像脸书这样的公司也是平台。他们把用户带进来,这些用户创造内容,彼此交流,为他们自己创造价值。同时,他们把广告商带进来,他们想要用户的数据,为他们呈现相应的广告。这是另一种平台。

  Salesforce是最早在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领域看到机遇的公司之一。所以,你现在看看硅谷,我们在寻找着各种各样的机遇,B对B、B对C,所有这些基于SaaS的系统,我们特别喜欢SaaS,这也是我在下一节里要讲的内容。

  作为投资者,我们会非常认真地看待商业模式,而我们最喜欢的往往是一个基于SaaS的模式。我为什么说是SaaS,“软件即服务”呢?因为它延展性很强。你有软件,你能把它作为一种服务,在全球迅速地、以增量形式地发展它。每当你有一个新的客户时,并不像是你在设计一个新的产品,而是以增量形式把他纳入自己的系统,这样成本就很低。但对于SaaS而言,更重要的是,它能产生常续性营收。

  作为一名投资者,在考量商业模式的时候,我不希望客户买完我的产品后就消失,而很多的公司采取的就是这样的模式。如果你推出一款很酷的小工具,能吸引很多人去买它,但买完后他们就离开了,你就会处于一个不那么可防御的位置。首先,得到新的顾客会花费你很多的钱。所以,每次你得到新的客户,但他们又消失的话,你就得再去寻找新的客户,从而继续赚钱。那么,当一个竞争者带着类似的产品进入市场,你们就会在价格上竞争,人们就会不断地砍价,你的利润率就会开始下降;而与此同时,在这样的竞争中,获得新客户的成本开始上升。所以,很快你就会被挤压。这就是为什么一次性购买模式特别难以发展。

  我们所寻求的是延展性强的商业。在这样的商业模式里,我们一得到客户就把握住,不让他们离开。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都在给他们创造价值。反过来,他们也会给我们创造价值。他们能给我们的价值是他们的金钱或者他们的时间。比如脸书,你在脸书上消耗的时间意味着更多的广告,这也能为公司带来更多收益。

  所以,你能看到的当下最成功的商业模式,它们大多数都是常续性营收的模式,无论是Uber、脸书,还是谷歌,他们都有常续性营收。每当客户回头时,公司就能多赚一点钱,而就是这多一点的钱,累计起来就成了巨额。所以顾客所能带来的终生的价值是庞大的。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能让拥有SaaS平台的公司得到获取更多顾客的能力,让他们花更多的钱。所以,“软件即服务”是一个很好的模式。一旦你将一个商业纳入你的生态系统,当它真正开始依赖于你,当你让它很难迁移转向一个生态系统,因为所有的价值都是在你这个平台创造的,这个时候你就真正拥有了这些商业,你就拥有了一个让他们无法离开的机制。能保留住这些客户,无论他们是消费者还是企业。你创造的价值越多,你就能将更多的钱投放在你的平台上,让这些钱为你的消费者们提供更多的价值,让他们更没有理由离开。因此,用常续性营收锁住更多的消费者是商业模式成功的关键。以此为基础的,无论是市场还是SaaS为基础的模式都非常成功。

  我总在观察身边发生着什么。但很多时候,我也会被诱惑,想要投资当下最火的东西,这是每个投资者都会面临的诱惑。你看到那些成功者们,你就会想,我应该做和他们一样的事。问题在于,当你着手做的时候,为时已晚,因为所有人都一拥而上。作为投资者,你真正应该做的不是看着后视镜,你应该着眼于那些即将到来的:哪些是接下来会发生的大的趋势?哪些是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商业和产业的科技?

  我坚信,我们的身体正在与科技融合。我们会像升级手机或笔记本电脑一样不断升级我们的身体。每年,我们都会往我们的身体里植入更多的科技。这已经实现了吗?还没有,但我们已经开始看到一些改变。可穿戴计算机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你穿上它,它和你的身体连接,就能给你提供关于健康、身体状况的各种信息。这样的信息对人们而言极其有价值,它们能驱动人们保持健康,让人们知道自己是否有诸如糖尿病、心脏病等状况。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更高级的可穿戴计算机进入市场,我们也将看到越来越多的芯片植入人体,就像我们现在植入一个起搏器一样,我们将会向身体里植入更多更先进的电子产品,从而改善我们的健康状况。这将是一个很大的领域,我们现在才刚刚触及其表面。

  这是一个很大的发展趋势。现在,我们已经看到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在各个产业中产生的影响。人工智能正在真正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也将会继续改变我们的生活。利用通用人工智能,你能制造出像人一样能理性思考的机器。所以,它们和人类几乎无法分辨开来。而到了某一节点,它们将会超越人类的能力。所以,我们将看到的是,有很多风险投资的大公司,比如Open AI、谷歌,这些公司都在研发人工智能上投入大量资金,希望能发展出通用人工智能,发展出能和人类一样做各种事情、并且做得更好的计算机。

  现在我们拥有的是所谓的“弱人工智能”,这种科技专注于解决特定的具体问题。弱人工智能已经能够在许多领域打败人类。比如,我们正在制造的自动驾驶汽车。未来某一时间,这些汽车会比人类驾驶的汽车更安全,它们会是比人类更安全、更好的司机。

  我们将看到的发展趋势是人工智能将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它能够像人类一样学习、了解,用理性将不同事物联系在一起。这将是一场革命,我们将会在这个方向上不断跃进。而作为一个投资者,我始终在关注着这个领域的未来走向。

  新材料将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已经看到各种令人惊叹的材料,比如石墨烯。石墨烯这种奇迹材料可以只有一个原子那么厚,却能承受一头大象的重量。它也是一种超导体,有各种各样令人难以置信的属性。但它也有一些缺点,比如难以制造、很脆弱。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发展越来越多的这样的新材料。它们会进入我们的生活,完全改变我们,能植入我们身体,和我们的生物系统一起协作。那些适用于建筑、建造机器、太空飞船的强度高的材料,那些会对计算产生巨大影响的材料,那些能让我们减少碳排放、变得更环保的材料,这正是一个新兴的领域。

  而我们正进入一个量子计算时代,量子计算机能够以指数级地加速新材料的研发,因为这正是量子计算机真正擅长的领域。在新材料领域,量子物理学加速了这一发展,这些领域的交叉将创造巨大的机会。

  一个全新的宇宙像我们敞开大门,这是一个纳米机器、纳米机器人的世界。这些机器人小到无法用肉眼看见,但能完成令人惊叹的事情。有一天,你可能有一个纳米机器人,它能帮你打扫家里的卫生。你根本看不见它们,但它们却能四处吸收灰尘、食物、细菌……各种在你家里的垃圾,甚至可能清洁你的身体,消灭那些让人产生异味的细菌。有一天,我们可能会有成百上千或成千上万的纳米机器人在体内血液中流动,为了消灭癌细胞。在实验室里,科学家们已创造出这样的机器人,它们能通过血液进入体内,找到肿瘤,甚至切断通向那个肿瘤供血路径。所以,我们的纳米技术革命才刚刚开始,而制造这些能改变我们身边世界的微型机器将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脑科技将经历一场“文艺复兴”。脑科技出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早在一百年前,我们就有了能检测脑电波的脑电图设备,但这种科技现在变得越来越精细,以致于我们能够通过大脑和互联网进行沟通。人们已经向猴子和老鼠体内植入芯片,这些芯片让它们能够用大脑互相交流互联网上的信息,而现在这在人类身上也得以实现。那些身体瘫痪的人,可以在大脑里植入芯片。它能让这些人发短信,控制机器臂来进食,操控轮椅行走。而让瘫痪的人重获新生仅仅是一个开始。

  像脸书、谷歌这样的公司正关注着脑机接口,它能让人们不需要借助手机交流。你只要想一想,然后直接上网,和人们交流,你可以下载信息。最终,我们将在我们的大脑和整个互联网上的信息之间创造出高波段连接,还有可能是与其他人的大脑,在脑与脑之间进行信息交流。这不是科幻小说,我们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在实验室里,在动物甚至是人类身上,我们都在研究这个,这仅仅关乎到让这个技术不过于具有侵入性。没人想要在大脑里一直连着这样一个芯片。所以,不具有侵入性的科技将在市场上快速发展,除非你有什么身体状况。对此我感到非常兴奋,我也在这个领域做了很多研究。

  我们已经解码了组成地球上的生命的基因,而我们现在能编辑DNA。我们可以开始创造前所未有的新的生命形态,新的植物、动物,甚至改变你自己。我们可以重新设计人类,因型疾病,甚至能优化我们的后代。当然,这一技术也可以对种植业和农业发挥作用。全球变暖带来了更多的极端天气,我们将重组我们的农作物,使它们能在地球上生存下去。在当下,我们也需要重组农场动物的基因。

  所以,像基于CRISPR这样的基因编辑技术所带来的机遇是巨大的。作为一个投资者,我感到很兴奋。

  太空是我们即将征服的最后的边界。像Elon Musk制造准备前往火星的太空飞船,像Jeff Bezos专注于月球的探索,以及我们如何移民月球。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时代,对新兴公司而言也有发展空间。

  在太空领域的小公司,它们不需要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太空飞船飞往月球或火星,它们可以制造出生态系统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有价值的一个部分,比如软件,或者我们所需要的不同的硬件零部件。我们如何在太空站上生活,如何围绕地球、火星,甚至在火星上我们怎样制造食物、如何交流,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得到解决。这对想要参与其中的年轻的公司而言是很好的发展机会。

上一篇:未来科技城起步区设计方案发布! 下一篇:当心这些所谓赚钱项目是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