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屏蔽设备展示 > 屏蔽机房 屏蔽机房PRODUCT
童程童美 会是下一个新东方吗?发布日期:2021-10-21 06:42:18    

来源:环球体育网页版

  的渗透以及新需求的崛起,使教育可能成为中国未来十年里,最具确定性最强的行业之一。在整个教育行业中,又数少儿编程领域最为值得关注。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少儿编程项目披露融资总金额达17.97亿元,创下历年最高。

  原因也不难理解。在政策大力推动,以及互联网渗透不断加速的当下,编程思维和编程能力成为未来社会的竞争要素以及人才的基础素质。

  某种程度上讲,当下的编程教育市场与当年少儿英语有些类似。说到底,如同英语为少儿带来面向全球化时代的全球视野以及全球信息获取能力一样,编程同样为少儿带来了面向数字时代的数字化思维能力。

  当年少儿英语的机会有多大?参考新东方的表现就知道了。从2006年上市到现在,股价涨幅超过40倍。

  对投资人来说,谁是少儿编程领域的“”,才是他们真正所关心的。随着达内科技四季度财报的发布,童程童美的亮眼表现,正在让这个问题的答案逐渐清晰。

  从过去看,教培公司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品类的价值。主打英语的新东方和专攻数学培优的好未来,莫不是如此。于教培行业而言,品类价值主要由供给端缺口决定。

  以英语为例,1996年教育部是说有条件的城市、有条件的学校,小学一年级开始设立英语课程,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在小学三年级开始英语课程。这个时候发现有一个特别大的特质,整个中国师范体系里边英语师资的供给是不足的。

  当时做过一个统计,1996年,教育部想推进英语进小学课堂时,整个中国的178所师范院校体系里边合格毕业的已经供给的英语教师不到3万,而面对的是数以十万计小学供给的时代。

  在宏观层面,无论是刚刚结束的两会,还是此前的十四五规划纲要,都将建设数字中国放在了极其重要的位置。其中,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成为发展数字中国的两大抓手。在建设数字中国过程中,除了5G、人工智能、高端芯片、高端工业软件等关键领域技术突破,更离不开底层的数字思维能力和数字科技素养。

  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在这一发文后,公立校的编程教育开始提上日程。

  着眼未来,在数字化的大背景下,少儿编程有望在未来成为刚需教育,完成由“素质”到“学科”的转变。

  事实上,放眼全球,编程教育进入校内教育也是大势所趋。最近五年,从美国、欧洲到日本、韩过、新加坡,各国政府颁布政策都开始或鼓励、或强制要求在基础教育阶段推广编程教育。例如,美国政府投资40亿美元推广编程教育,韩国从2018年起全面开展中学编程课程等。据统计,全球已有24个国家在基础教育中设立了编程课程大纲。

  与需求端井喷相比,无论前端匮乏的师资力量,还是后端缺失的评价体系,都预示着少儿编程领域的供给端建设仍然处于早期。

  尤其是师资方面,无论是公立校要求开展的人工智能和编程教学,还是社会培训机构,都面临着师资不足的情况。去年教育部答复政协委员函件也提到,要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同时要加强的是编程教学的师资培养。

  在巨大的机会面前,童程童美的亮眼表现,无疑给了市场一个满意的答案。2020年四季度,财报显示,达内科技第四季度K-12教育业务净收入为2.98亿元,同比增长64.6%。2020全年,K-12教育业务收入为7.62亿元,同比增长45%。

  值得注意的是,在快速扩张的同时,其盈利能力也在大幅提升。2020年第四季度,K-12教育业务的毛利增长420%,毛利率达到42.2%。2020年全年,K-12教育业务毛利增长627%。

  无论是高速增长的收入,还是迅速提升的盈利能力,都在预示着一个事实:童程童美正在领跑少儿编程赛道。那么,为什么童程童美可以领跑少儿编程赛道?

  这事要从教培行业的发展规律说起,从过去看,教育培训行业的本质其实就是三块,内容、服务和师资。即教培公司把内容产品做出来,然后通过老师,去连接相应的服务。而童程童美效率优势也正来源于此。

  在产品端,童程童美从统一专家教研、知识点视频化、课中巡课和课后评课、打造在线学习的教-学-练-测-评闭环等方面,加强与家长的连接和消息互通,并通过未来教育研究院平台积极应用认知科学领域新研究成果付诸于实践,借此提升交付能力,保障教学效果。

  在师资端,得益于过去成人IT培训业务的经历,达内科技可以将过去成人IT的优秀毕业生经过系统培训,变成童程童美的讲师。这也让童程童美成为行业内为数不多具有规模化培养师资团队能力的公司。这一点尤为可贵。要知道,规模化的师资培养能力,也正是新东方多年以来屹立不倒的核心原因。

  而就在此前,童程童美未来教育研究院首席编程教育专家石远丽也出任了PTA技术委员会首任副主席。

  据了解,PTA将重点针对从事编程培训的授课老师,进行计算机编程能力与教学能力考核,并颁发三种不同等级的证书,同时通过多项工作帮助编程教师提升教学水平、职业素养,推动计算机编程教育事业的普及和发展。

  在服务端,OMO的模式极大提升公司的交付能力,优化了用户体验。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开了用户参与线上教育的需求。

  依托于成人IT培训的教学经验和资源,达内科技成功切入K12素质教育赛道,线下跑马圈地的同时,也搭建了在线教育平台—童程在线,探索OMO模式。K-12在线教育业务贡献的净收入由2019年的3420万元增长至2020年的1.08亿元,增长215.8%,收入占比也从2019年的6.5%提升至14.2%。

  作为少儿编程教育领域的头部品牌,童程童美自成立以来便带领学员在国内国际赛事中屡获佳绩。在NOC和WRC两项教育部白名单赛事中,童程童美参赛学员表现出色,超过400名学员在NOC比赛中获得一二三等奖,而在WRC世界机器人大会期间,童程童美学员更是一举斩获VEX-IQ小学组冠军。

  事实上,上述的优异表现,也不过只是童程童美教育成绩的一个“切口”。自成立至2020年底,童程童美共有超过30000名学员参加过各类科技赛事,其中282支队伍晋级国际赛,2472人获得国家级奖项,537人获得国际级奖项。

  与此同时,童程童美也成功入选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教育技术分技术委员会(CELTSC)。官网信息显示,CELTSC主要负责组织全国教育信息化、教育技术相关标准的研制、标准符合性测试认证和标准应用推广工作,以及对口承担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国际标准化工作。

  今年1月,由童程童美开发的“中小学人工智能编程教学资源管理平台V1.0”与华为云鲲鹏云服务完成兼容性测试认证,并上架华为云严选商城。这是童程童美针对国内中小学阶段推出的人工智能教育一站式解决方案,学校只需准备机房以及网络,就可满足教、学、测、评、练教学场景中的各个环节需求。

  固然当下处于领先位置,但童程童美的价值,更多取决于其未来在少儿编程领域的位置。那么,童程童美未来的确定性从何而来?

  从商业模式上说,教育的本质是服务的行业,所以服务交付的成本是核心关键。得益于OMO模式的顺利推进,童程童美基本已经跑通了其业务模式。这也体现其盈利表现上。

  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K-12教育业务的毛利增长419.7%,毛利率达到42.2%。2020年全年,K-12教育业务毛利增长626.7%。

  一是学习中心创收能力的提升。2020年第四季度,童程童美教育学习中心的数量从2019年Q4的217个增加到2020年同期的236个。但在数量增长的同时,每家学习中心的净收入从2019年Q4的83万元增加到今年第四季度的126万元,同比增长约51.8%。

  二是OMO模式下,招生成本的大幅下降。2020年四季度,童程童美的生均销售费用同比下降达到46%。2020年全年,这一数据下降同样达到21%。

  拉长周期看,随着少儿编程赛道的爆发,童程童美阶段性的效率优势,有望转化为长期的品牌优势。其意义在于,教育行业里所有的价值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品牌的溢价。从过去看,头部的教育公司往往拥有定价权,能占有了市场绝大多数的利润。

  事实上,类似的品牌溢价已经得到显现。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报读超过一年学员续费比例达到了86%。由用户口碑带来的续费和新注册学员,叠加线下学习中心高质量低成本的引流模式,使童程童美获客成本进一步下降。这也是童程童美得以领跑行业的重要原因。

  从上述角度看,随着少儿编程赛道的高速发展,以及童程童美的领先位置,其重复新东方的故事也并非全无可能。

上一篇:福州第十五中学初中英语人机对话标准化考场采购项目招标公告 下一篇:北京今年高考英语听力首次改为CD播放